您的位置: 普越集運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曾飛:不改善文化習俗,小康就難以實現!

2018-11-07 10:42:38 作者: 曾飛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最近,突發的重慶公交車墜江事件重重地撞擊了每一個國人的心靈:一個只顧自己不顧他人的任性婦人的野蠻行為,不僅毀了自己的一生,也坑死了同樣只顧自己不顧他人的13位冷漠的乘客的一生。

6、

不改善文化習俗,小康就難以實現!

曾飛

最近,突發的重慶公交車墜江事件重重地撞擊了每一個國人的心靈:一個只顧自己不顧他人的任性婦人的野蠻行為,不僅毀了自己的一生,也坑死了同樣只顧自己不顧他人的13位冷漠的乘客的一生。類似惡性事件的高頻率出現,無情地擊碎了人們明哲保身的幻想,失去了互相關愛的傳統優秀文化習俗,人人為己卻換來人人自危,無論社會積累了多少財富,連命都難保的一個社會環境何談什麼小康!

近十年來,西方極端利己主義的滲透加上封建官僚惡習的迴光返照,權錢崇拜,自私光榮,夢想出人頭地,絕不輸在起跑線上,拼死也要當個人上人,有錢有勢而可以任性妄為的極端思潮大面積毒化了社會習俗,中華大地上良好的社會文化習俗遭受嚴重毀壞,唯利是圖,極端利己根本不顧及他人的惡習和獸性迅速膨脹,以至氾濫成災。

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就公然把他們的這種文化滲透的戰略目的宣稱為:通過所謂的民主基金收買中國的貪官和公知,無孔不入地敗壞中國的社會習俗讓中國成為“世界上少數沒有信仰(注:詆譭破壞馬克思主義信仰,代之於西方稱之為“偏執狂”的極端利己實用主義)的可怕國家之一,中國人唯一崇拜的是權力和金錢,全民上下自私自利,沒有愛心也沒有同情心,權貴與富豪都在拋棄中國,這個國家不可能崛起。”(來源:羅修雲《希拉里説中國沒有信仰是危言聳聽還是黃鐘大呂》)其間明明白白地闡明瞭刻意鼓吹崇拜金錢與權力的極端利己實用主義文化以破壞中國的社會習俗毀滅中華民族的惡毒用心——從文化習俗的根基上徹底瓦解中國。這一切,國人至今依然沒有足夠重視,面對不斷出現的慘痛教訓不加反思,唯有怒對他人,羣毆羣罵,一片正義之英雄,浩浩蕩蕩,好不威武!然而,卻缺乏從自己開始,深入反思一個有幾千年文明底藴的中國社會,如何突然變得如此冷漠,如此野蠻?更沒有強烈的意願從改善自己和整個社會的道德習俗的高度來應對西方的文化滲透,用行動去恢復中華優秀文化習俗,以確保小康的真正落實。

須知,一個沒有勇氣反思,不敢嚴格要求自己,不從自己做起勇敢行動的民族是沒有希望的民族。

唯有全體國民和領導人敢於反思,勇於行動,從自己做起,用道德自律和法律強制的兩手全力改善社會習俗,民族才有希望,小康才會實現!

似此,我們就必須明白,我們追求的絕不是要贏在起跑線上(甚至在孃胎裏),拼搏以求出人頭地,爭當富貴權勢之徒,高高地壓在眾人之上。甚至力所不能及之時,也絕不罷休,做不了貴人也硬要不失任何機會阿Q式地任性妄為一下,藉以滿足自己受傷的虛榮心,以示自己至少也不同凡人。這樣的醜態分明是恥辱,而不會是榮光,只有心靈的極度變態才會如此以醜為榮,就如那些低能官僚,明明不懂書法,也要擠進書法協會當個什麼長之類,硬憋出什麼醜書亂書來濫竽充數,博取名譽,撈取金錢而臭不可聞。試想,車上那婦人要不是庸俗低能地跟風追求自己不同凡響,高人一等的虛榮,硬要司機服從自己的意志而顯擺,為自己卑微的虛榮心得不到滿足而衝動,就想不出她為何如此失去最普通的理智,而敢於冒與司機和13名乘客同歸於盡的危險,有如此“視死如歸”的膽量來任性破壞社會公共秩序。而一眾庸俗男女也不會在公交車上不畏他人厭惡的目光硬要大聲喧譁嘈鬧,以顯擺自己的突出地位。

似此,我們還必須明白,這世界並非自私就是生物的本能,那是公知假冒科學家蒙你!科學的真相卻是生物的利己性與利他性並存,相反相成而能夠生存,構成陰陽和諧之“道”——生存規律。[注]中國文化明確了人生哲理:物極必反,走極端了,陰陽失衡,至於孤陽不生,獨陰不長,不再生生不息。那低能的婦人盲目跟自私風,就是不明白這個哲理,她走極端自私之路了,只顧自己不顧他人,以為這樣的偏執狂最有利於自己,以至於陷入孤陽不生,獨陰不長,而絕了自己的生路。

如此哲理非止於此,它事也然。

譬如,雲南白藥牙膏事件的實質也同樣是企業高層只顧自己盈利,不顧他人牙齒和身體健康而任意妄為。雲南白藥本身就有止血功能,為何偏要偷偷地添加西藥幹嘛?白藥成本較高,捨不得足量添加唄,加點止血西藥成本小,盈利大呀!如此欺矇顧客的自私無德無信的行為不可恥嗎?可惜如今道德淪喪,有錢為貴、為王、自以為光榮,已經不以為恥了!然而中華文化早就告訴人們人無信不立的哲理。雲南白藥公司的失信將有報應,對顧客失信無異於自殺!不僅如此,如此不道德的行徑還連帶幫助敵人敗壞中醫藥的聲譽,為敵人效勞而可恥至極!

再如,這些天,一則三女生“掌控”千億國企:80後任董事長,95後任董事的奇葩新聞刷屏。人們議論紛紛而不得其要領。其實簡單至極,官員把手伸進國企控制而撈私利的行徑正在被逐步禁止。然而,官僚的本事超乎人們的想象力,不許伸手控制,難道阿官會被尿憋死嗎?派三個涉世未深的女娃去當傀儡,深藏其後的官僚還不一樣掌控嗎?如此“政治智慧”在千年官僚文化的古國裏還會缺乏嗎?然而以如此卑劣的手段掠奪人民大眾的公共財富,難道不以為恥嗎?人們低估了封建官僚殘餘的厚顏無恥,他們的厚黑學功底深厚,臉皮堪比城牆,只要能撈錢,命都可以不要才不管臉皮啊!如此醜惡的歷史沉渣不除,大眾的勞動成果不保,何談小康?

反思吧!國人!知恥而後勇,不知被極端自私和官僚惡習蠱惑之恥,就沒有反思改善社會風俗之勇。

只有當冷漠看客日稀,勇敢挺身而出者日眾,一個文明的社會環境才會穩固保持,小康社會才能建成。君不見,廈門之所以被贊為文明城市並非個別人之勞,而是眾人勇敢維護文明正義之功。當年,台海網報道過:2012年04月11日,廈門中山路發生持槍搶劫案,一名60歲左右的阿婆20000元的金飾被搶,6名中華城的保安上前抓,一些路人也上前抓,歹徒向他們開了三槍。在巷子追逐過程中,歹徒又向追他的人開了一槍,但沒有擊中人。當歹徒逃到巷子底時,一名叫王兵的路人手持拖把衝上去,歹徒向保安小宋開了第三槍,王兵此時剛好趕上,身子擋住了鋼珠彈,臉部被擊中。隨後大夥一起將歹徒控制住。歹徒此時還大喊他是警察,並取出警官證給大家看,但路人不信,隨後警察立刻趕到。——沒有不當看客而勇敢挺身而出的市民和警察的密切配合,文明城市環境就難以實現。這才是正理。但願國人都不再充當泠漠的看客,也不再一味指責他人,而勇敢地踐行與維護互助友愛的文明社會道德和公共道德秩序,共建小康中國!

————————————————————

[注] 就科學而言,基因有利己性,也有利他性,一陰一陽才成一個完整的整體:人性。只有絕對的利己性,而沒有利他性,生物就不可能生存與發展。須知,就連那些宣揚基因自私的人們自己的細胞之中,除了細胞核的DNA,還存在着線粒體裏的DNA在為細胞做利他的貢獻。線粒體通過呼吸作用,將有機物氧化分解,並釋放能量,供細胞的生命活動所需,為細胞提供利他服務。線粒體和葉綠體起源於古代細菌內共生:線粒體和葉綠體都含有DNA,這些DNA與細胞核中的很不同,卻類似細菌的DNA。1905年,Konstantin Mereschkowsky最先提出葉綠體是由原先的內共生體形成的這一想法,隨後1920年代Ivan Wallin提出了對線粒體的相同想法。隨着人們發現它們含有DNA,這些想法被Henry Ris重新提出。根據Margulis和Sagan(1996),“生命並不是通過戰鬥,而是通過協作佔據整個全球的”,而達爾文關於進化由競爭驅動的想法是不完善的。達爾文“適者生存,弱肉強食”的觀念並不完全正確。顯然,精英們從基因遺傳的角度斷言“人本性自私的必然性”是斷章取義,是詭辯,而不是科學論證。就在《自私的基因》一書中,作者也客觀地指出:“現在舉一些明顯的利他性行為的例子。工蜂的刺螫行為是抵禦蜂蜜掠奪者的一種十分有效的手段。但執行刺螫的工蜂是一些敢死隊隊員。為朋友獻身顯然是一種利他性行為,但為朋友冒點風險也是一種利他性行為。有許多小鳥在看到捕食飛禽,如鷹,飛近時會發出一種特有的”警告聲“,鳥羣一聽到這種”警告聲“,就採取適當的逃避行動。非直接的證據表明,發出這種警告聲的鳥使自己處於特別危險的境地,因為它把捕食者的注意力引到了自己身上。這種額外風險並不算大,然而按照我們的定義,乍看之下至少還是稱得上是一種利他性行為的。——精英們故意避開生物利他本性的一面,只取生物利己性的一面來論證“自私是人類的本性”,是為壟斷資本和官僚資本自私殘暴的本性辯護而故意扭曲科學;他們根本沒資格談科學。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原創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